擦肩而过

© 萍水相逢
Powered by LOFTER

女子难养(´;ω;‘)

应:我要杀了你

叶:为个啥子咧

应:因为你活的比我逍遥

叶:…哔了dog了我…无言以对…

饰叶南山,又是一个死掉的儿砸


叶南山

月光直直杀入破旧窗台,掷下一方清浊不明的戈马含义。万籁寂静,倚在古刹大佛脚下,一双眼沉浓无底,目光犹如百步穿杨的箭羽,生生撕扯出一条生路,肩胛腰间背脊膝处鲜血泊泊,伤口微微外翻,有几处甚至开始溃烂,往后望去,足见飘摇的血迹,由外而入。骨脊有些发僵,感官就要失常,抑着胀痛的穴位,摆弄不出什个神情面目,活似个冷面修罗,一眼寒颤。

应凭栏

春秋与黄梁,陈旧与腐朽,多说随性。

我愿半步不出,大门不迈,溺在风月里,满目荒唐。

身量无骨,桃李都未如我风情。

“叶南山——”

漏一柄匕首,蛮横生冷。娇俏与寒霜,全是我。

“我不杀你呀。我只是…太羡慕你…”

刀锋替手指,一寸一斜一游走。

“活的随性极了”

叶南山

凭白生的一副口舌,哼出气勾勒扭曲唇度。古刹蛛网尘埃,模棱皆聚,刀尖挑破肌体,顺势而上,看不见她一双惊蛰的蛇眼,此消彼长的淡化耳边闲杂。她站姿玲珑七窍,延展出一股气势,睥睨清高样式,疼痛入骨不知髓滋味,却将面目昂扬惧不上半分,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”轻易吐露不屑,五指攀上石粉佛尼,弯曲几下的猩红印记,就要把自己撑起来

应凭栏

眉目里,山河与惊涛。却仅仅菩提一叶,障了目。

对着锋刃,众生一概。毋论你是万人瞻仰,是贫贱之知,抑或古来圣贤。

刃尖将会画出路途的轮廓,你只需要沿着,矢志不渝。

愉悦笑开,声音干涩

“从前我是很敬重你的,传奇半生,所到之处,百鬼遁逃。”

风摩挲着枝桠,枯黄在即。

“但我从未见过你这么狼狈”

“所以你该死去,死在女人手里”

叶南山

未应和半句闲谈,堪堪稳住身形,膝上血口劳筋动骨,左脚微微抬后左右扭动一番寻找恰当步位。夜更上半郊野十里,她声声呢喃大有夜行鬼貌,我叶南山上下来去迢迢逍遥,不信破不开又一场迷离,真气巡过肺腑筋脉,踉跄着躲过尖刀,腿脚疲软竟瘫到下去,左手接机身后一探,拽入大把烟尘,右手稍往袖里缩,贴着保命毒针,道“旁门左术,折服不了我叶南山。早知今日,断不留你这女鬼恶命,祭我蟠旗。”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