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肩而过

© 萍水相逢
Powered by LOFTER

【一个话痨姑娘单方面交朋友的故事】

梁照渠-李还霜

小和尚-戎钟


梁照渠
  杏叶铺路,灿若功德。漫步山寺,入耳鸟鸣清音,过眼闲云静置,是好地方,可较起滚滚红尘,到底缺了分生气,失了股喜怒。
  “小和尚,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出家人都看破了红尘吗?”
  梁照渠是藏不住话的。三步做两步踏到名俊俏和尚跟前,笑嘻嘻地张口就问,话儿落了地,才后知后觉,在佛祖庙宇前失了礼,赶忙将笑面一收,双手合掌,嘴里暗暗道了几声佛祖恕罪。放下手,补了一礼,起身后直往和尚脸上看。笑意隐于皮相,全敛入明眸。
   一彻彻底底,贪图形骸的红尘浪客。 

小和尚
春来花自青,秋至叶飘零,避去大堂的烟火鼎盛,曲径通幽,杏树掩庙,偶有飞鸟一二,打破长空的寂静,庙外钟声遥响,庙内木鱼清心。
膝下蒲团,手握佛珠,双目轻阖,念完一句佛经,放了木鱼起身,双掌合十,佛珠挂在虎口之间,对着佛祖虔诚一躬,转身对人再一躬
“阿弥陀佛,女施主尚未经历红尘,又怎会看破红尘。”
我拨着佛珠,垂目再念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青烟自炉中出,飘渺无状,佛曰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
“菩提并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不知女施主是要拜佛还是问佛?” 

梁照渠
  和尚是俊俏,出口却是股呆味儿。
  “我不拜佛,也不问佛,我只想问问你。”话间往旁边看去,光明正大地四周打量,“你的样貌顶多大我两岁。”镀金圆目,慈面嚼笑,梁木暗纹,隔窗摇坠,眼儿一转,又直当当地落在和尚身上,稍斜着脑袋,绕着小和尚转了一圈,眉目是清晰的,身上也是澄澈,看不出一点别的来。
   摇了摇头,“人生于红尘,我自是渡了十七载了,”声音顿下,“若再给我长两年,我要往北方走去,大漠斜日,异域人情。我喜欢呆在这红尘风沙里,自然不清楚,佛祖,应该也是不清楚的,”朝上看了眼,又是合手一拜,“我问佛祖,他从未答我;我问方丈,他答时候未到;我问别的和尚,他们只是叹气。你不一样,你答了我,就不能只言一半。”
  说着就要找地方坐下,泼皮耍赖全现了出来。

小和尚
“大千世界,有迷恋红尘的白发老者,自然也有遁入空门的少年。”
低叹一声,拿起木壶,却见壶中空空无物,挽了衣袖,舀一瓢清水入壶,红泥火炉上,青焰明净,不沾俗世烟尘。
“红尘一个‘空’字,何人能说?不可说,不可说,一说即是错。施主既要经历红尘,自己寻悟,方得大悟。佛语有云,大悟无言。”
不敢人离去,不添椅招待,跪坐于蒲团之上,红炉之前,又阖了双目,手拨佛珠,声声清心,口中喃喃,诵得是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。

梁照渠
  “这话说与没说也没什么不同嘛。”见他没什么动作,自讨了个没趣,嘴里小声嘀咕,却又往前凑去,在小和尚身侧屈膝蹲了下来,缄了言,枕着手臂,只看着小和尚,看他两唇张张合合,耳朵里小字进进出出,又琢磨起他的话来。
   院内飘着股檀香,没了聒噪,吞吐间都带着宁和。不多时,榆木脑袋瓜子就开始犯疼,没琢磨出个什么东西来,思绪已是飞出天外去了。刚暗去几分沉淀的眼又亮了起来,学着小和尚念了几句心经,十字漏八,剩下两个拖着音,实在是不堪入耳,颇有自知地闭了嘴。
  消停不到一会,便开始烦起人来:“小和尚,红尘看破后是个什么样子的,你看破的红尘又是什么样子,有三更的天儿黑吗,还是比北荒深冬还要冷?你能不能说说,”絮絮叨叨说了些,补了一句:“你是怎么把心经念的那么顺的呀。”

小和尚
口中句句佛经,不因她或快或慢,悟佛,心无旁骛,心静则明。水一沸,微微有声,二沸,涌泉连珠,本该提壶止火,却偏等三沸。
“比三更天黑,又比三更天亮,比北荒冬冷,又比北荒冬暖,本来无一物,随心罢了。”
话间,水已三沸,浩荡汹涌,势若奔涛,行亦禅,坐亦禅,水中之禅,在于少则缺过则老,三沸已过,水性已失,熄火,却不提壶,看浪涛渐平。炉上水气袅袅,徘徊几时,终究化作虚无,逝于长空。
“心沉,多悟,万物皆禅,诵经悟经,煮水悟水,悟则通。”

梁照渠
  似懂,又不懂,只是跟着他看,涛起涛落,他看见的是万般过后的凝沉,我看见的是沸腾翻滚之时的恣意。到底不是一处人,谈不到一处去,也到底不是一处人,红尘吹不尽大刹,大刹恪心不入红尘。
  直起身,整了整褶起的衣裙,“我脑袋不灵光,听得不甚明白,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“可是你这清净,还听我讲话,你的法号是什么,我改明儿来找你玩。”
  在脑中又紧了紧那小和尚的法号,蹬起步子便往大殿过了去。临门回头,冲小和尚笑了笑:“破了的红尘比三更黑又明,比隆冬寒又暖,下次来我便给你讲三月温又凉,给你讲华桂圆又缺,给你念一口顺溜的心经。你也得等着我啊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