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肩而过

© 萍水相逢
Powered by LOFTER

复健第一图,还算满意【其实感觉看起来有点脏脏的但是!!!我尽力了QAQ】

【一个话痨姑娘单方面交朋友的故事】

梁照渠-李还霜

小和尚-戎钟


梁照渠
  杏叶铺路,灿若功德。漫步山寺,入耳鸟鸣清音,过眼闲云静置,是好地方,可较起滚滚红尘,到底缺了分生气,失了股喜怒。
  “小和尚,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出家人都看破了红尘吗?”
  梁照渠是藏不住话的。三步做两步踏到名俊俏和尚跟前,笑嘻嘻地张口就问,话儿落了地,才后知后觉,在佛祖庙宇前失了礼,赶忙将笑面一收,双手合掌,嘴里暗暗道了几声佛祖恕罪。放下手,补了一礼,起身后直往和尚脸上看。笑意隐于皮相,全敛入明眸。
   一彻彻底底,贪图形骸的红尘浪客。 

小和尚
春来花...

两男子街头斗殴至一人死亡, 是道德的沦陷还是情感的毁灭
饰说书人

说书人
十里桂月吊影从,八丈罥酒临高笑,六根灌进神仙水,四肢折断扶上墙。
这身酸臭飘的远,骋驮思绪一阵飞扬。摇头晃脑,火滚颈面,喉中结上下来去,连出数声嗝叫。离得人巷远了些,仗着低下地位,扑哧扑哧放了几声仰天笑,嘴里愈发胡言乱语:“我上回,说到哪了?噢,说到那伪君子——李修嫌,李修嫌什么个无欲正士,那些个龌龊的肮脏事,说出来,恨不得用禮泉洗两片耳朵,三天三夜也不定洗的干净。哼,什么安于天下,骗人,骗人的罢!”

乞丐
穿着一身粗布衣,蓬头垢面蜷在巷头巷尾里,人来人往都要踢上一两脚,说——乞丐嘛!欺负乞丐低声下气没脾气?偏他一双混沌的眼...

 都是那么辣鸡……字素来自吧友酱心软妹,她的字素炒鸡好看。

继续匿

[聂瑶]命理难说

小甜饼:


  • 人物是作者的,圈圈西是我的


  • 聂家心魔设定取自风云中聂风家祖传疯血,私设量大,大,大(重读三


  • 片段式拼接


  • 微博比原文多三个字(


  • 肉的事情之后再说



片段一,相识


彼时的他还叫孟瑶,但聂明玦却已经是射日之征赫赫有名的人物了。


原本是不该产生交集的两人,就那么奇迹一样的发生了交集。


金光瑶确认那该是奇迹,因为聂明玦不光是他暗地里憧憬的对象,还是他少年以来感受到的第一缕好意。



识得孟瑶以来,聂明玦就像是目光被对方吸引了一样,总能最快的找到孟...

QBK日常

#你们懂的#

“第一次看见的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?”Q君低垂的头颅突然闷出这么一句话,一只手上伸磨挲着下巴,谁都没看,可被捆绑着衣衫不整的K君突然浑身发抖起来,两片单薄的嘴唇也跟着不停抖动,把小小的自己蜷缩起来。这个男人的言行之间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种“快来欺负我到哭泣”的勾引本能犯罪的感觉,就连B君也跟着Q君一同磨挲起他恰到好处的下巴。“啊,我想起来了!”还是Q君一拍大腿,结束了着令人难捱窒息的沉默,“第一次…嗯…第一次见到可爱的K是在阿比卡交易市场上,他穿的是路斯特制的礼服,好像是要去参加什么宴会…啊那不是重点,当我第一眼看见他金黄的头发,紧皱的眉头,高挺的鼻梁,想叫人欺负到哭泣的眼睛……我就...

莫名高产qwq

遇蛇

沈珏

一晚的心烦意乱几乎就要催人潸然泪下,周身冷的很,翻来覆去都是这百年寻找的艰难险处,便愈发觉得不满,平日苦些,跟着父亲到因愧疚独自离去,有个念想,只道找着爹爹,一家人仍是新春取闹的欢乐,哪得如此憋屈窝火,虽是惧于父亲,但多少相处了百年,心里依靠的很,也解的那冷冰冰的脾气,这般离去,多少伤了心,连着自个抽着疼。没了睡意,咕噜起身就往季玖门前去,一只手伸伸抬抬几回,终是下不得手。一脸缄默就这么恒长下去,合了合眼悸动一翻,“爹爹…”

季玖

这觉睡的不踏实,梦里将往事撰写,颠倒的不成样子,却是伊墨先五年寻着他,思及之后美事惊起而坐。左右再睡不得个回笼觉,将被褥拢紧些,到底驱不得半分寒意。只觉晦气,枕着鸳...

女子难养(´;ω;‘)

应:我要杀了你

叶:为个啥子咧

应:因为你活的比我逍遥

叶:…哔了dog了我…无言以对…

饰叶南山,又是一个死掉的儿砸


叶南山

月光直直杀入破旧窗台,掷下一方清浊不明的戈马含义。万籁寂静,倚在古刹大佛脚下,一双眼沉浓无底,目光犹如百步穿杨的箭羽,生生撕扯出一条生路,肩胛腰间背脊膝处鲜血泊泊,伤口微微外翻,有几处甚至开始溃烂,往后望去,足见飘摇的血迹,由外而入。骨脊有些发僵,感官就要失常,抑着胀痛的穴位,摆弄不出什个神情面目,活似个冷面修罗,一眼寒颤。

应凭栏

春秋与黄梁,陈旧与腐朽,多说随性。

我愿半步不出,大门不迈,溺在风月里,满目荒唐。

身量无骨,桃李都未如我风情。

“叶南山——”

漏一柄匕首,蛮横生冷。...

15/10/18

被聊斋影响到了……




夜幕盖拢方平四际,神人墨布余下的窟窿,汉森犹如无阳秋或暝霜之晨,有风呼呼而带过,鞋旁的数株蔫惹了迟暮的寸丁杂草也舞曳其中,仔细听来,阴阴有尖声刺耳,渺如无体冷纱,处处存砾,时作妩,作童啼,作迟暮。步伐不歇,增趋势,有唇而不发,有两手而僵直,有颈而冷汗涔涔,有背篓双肩而几欲去。初时无奈,渐蹈绕炷香,才顿觉蹊跷,愈发急躁,心有叨千仙万佛申通保佑妖灵驱散,又是想狠狠给个嘴巴子。平日断不会想是这番误了时辰,恰逢鬼门大开,值不得一条性命可就这么交代了。

1/3